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最新資訊
  • 人事代理

 國家頒布惠民政策,幫助農民工脫貧致富;投入資金扶持,加快農村城鎮化發展;中央召開脫貧扶貧專項會議···這些政策已經不是一天兩天在講了,對于國家對三農的態度,我們毋庸置疑應該懷有積極的心態去面對,然而在發展三農的過程中,隨著越來越多的農業人口涌入城市,離開原本賴以生存的農村,慢慢的有一個非常關乎民生的問題浮出水面,那就是關于農村人口“轉正”的問題,如何才能使更多農民工順利轉為市民是大家高度關注的。

在農民工轉為市民的問題上,現在面臨的挑戰極為嚴峻,最起碼有四個問題要解決好。第一是就業問題。要想讓農民更多轉為市民,第一條就必須保障農民工就業。

一億六千多萬農民工在城里打工,就業當然要靠市場,在各類企業的就業人口分布中,國有部門包括黨政機關、事業單位以及國有企業都算在內,所占比重逐年下降,依靠國有部門給農民工提供更多就業機會可能性不大,更多要靠微型和中小型民營企業。到去年年底,注冊的私營企業只有1000萬家,個體工商戶有4000萬戶,這應該為今后農民工進城就業提供崗位的主力。

另一方面,政策環境對這些企業未必有利,所以國務院再三提議給民營經濟一個公平的待遇,讓他們能夠在市場上平等競爭。一定要從觀念上認識到,中國如此龐大的就業人口,靠國有部門能力非常有限,應該更活躍各種各樣非國有經濟,才能保證解決就業問題。

第二點要解決的是住房,不是說一定要有產權房,穩定住所就可以,現在的情況應該說并不樂觀。前些天有關部門已經公布一些數據,用工單位給農民工提供宿舍的,絕大多數都是集體宿舍,有相當部分還是在建筑工地的工棚,只能是打工者自己住在那兒,家庭是安不進來的,這一比例占到52%。另外47%是農民工自己租房,主要是租住在城鄉結合部或城中村,這兩部分加在一起達到99%。而真正擁有自己產權住房的農民工,據前年年底的統計占0.7%。

同時,這么多進城農民工繳納住房公積金的在前年底還不到3%,住房問題沒有得到制度性的解決,交住房公積金人數所占比例又非常低,將來進城到底靠什么辦法解決住房,現在其實還沒有解決。

第三是農民工的社會保障。中國和已經實現城鎮化的發達國家相比,不僅有階段上的差別,更重要的是國情不同,人口總量不同,基礎底子不同。發達國家在大規模推進城鎮化之前,城鄉之間均等的社會保障制度基本已經建立,進城之后這方面的差別不是很大,但是幾乎所有發展中國家在推進城鎮化過程中都會面臨這樣的問題,原來沒有社會保障或者社會保障很低,一旦轉到社會保障程度較高的城市,就會出現問題。

雖然農村社會保障逐步開始建立,但如果轉到城里,就很麻煩,差別太大。去年年底我們做過調查,農民工繳納城鎮職工養老保險的占22.2%,繳納醫療保險的占24.2%,繳納工傷保險的占41.7%,繳納失業保險的占14.1%,最高的是工傷保險。為什么會出現這樣一種情況?除工資水平低等原因外,非常重要的是國家對用工的管理還不健全,真正簽訂正規勞動合同的比例很低,而用工制度建立后,企業成本又會增加,有很多矛盾需要解決。

去年有關部門就農民工在城鎮就業到底要交多少保險,在武漢市做過一個調查,根據相關規定,農民工一個月要為自己交166塊錢,企業要為他交516元,一個月加起來就是682元,一年就是8000元,除去個人繳納的部分,現在的缺口有多少?一億六千萬農民工,一年差不多就要一萬億,這是很現實的,農民工自己拿不出來,企業也是,政府社保基金估計短期內也拿不出這么多錢。

第四個必須解決好的是農民工隨遷子女教育。農民工子女教育確實是一個沒有解決的問題,都在探索,而且探索的層次還比較低。根據教育部的統計數據,到去年年底,隨父母進城的農民工子女,也就是農業戶籍處于義務教育階段的孩子,總量為1260萬人。全國義務階段的孩子大概是一億五千萬,其中2500萬在城鎮,一億兩千五百萬在農村,隨父母進城的義務階段農民工子女就有1260萬。

比如,上海為解決農民工主要是外地農民工子女在當地的義務教育問題,從2010年開始規劃,到2020年十年中要興建一千所義務教育階段的學校。2010年上海共有2000所義務教育階段的學校,現在準備用十年時間再建1000所,上海一些官員說建學校不是錢的問題,也不是老師的問題,而是在哪里去建。上海土地總面積是6600多平方公里,陸地面積5500平方公里,國務院批準的上海市城區建設規模到2020年應該是2800平方公里,現在已經用光。按照國際上的城市規劃標準,城區面積不能超過區域總面積的30%,現在已經到了一半。

矛盾的尖銳性在哪里?大城市不是不想發展教育資源,但向前想一下,今年在城市的有1260萬義務階段的農民工子女,相當于農村義務教育人數的1/10,過兩年可能就會有2/10。我到大量農民工子弟學校調查,附近的居民都有意見,家長不讓自己的孩子與農民工孩子一起上學,但愿意不愿意由不得個人,經濟要發展,城市有就業,農民工就得來,就會把孩子帶過來。市長們現在也都很清楚,搞的越好,來的農民工越多,但是又不能不搞,這是很現實的矛盾。

從義務教育到高中教育,一直到大學教育,資源怎么配制,已經到刻不容緩的時候,整個發展的進程比政府部門估計到的要快得多,而新的辦法還沒有。

大家都希望農民工盡快轉為市民,但現成問題在那兒放著,這么多問題不解決,說空話沒有用,解決需要資源配置,其中最重要的是錢,每一個指標都涉及到錢的問題。

我們進入這樣的階段,中國發展的必要性和動力非常強大,但是發展中的不平衡、不協調、不可持續的問題很多,不僅是人口、資源、環境問題,社會資源的配制和社會制度的現狀,都決定著不改革,就沒出路。